吃大苦 忍大辱 能成《角儿》吗?#标题分割#  延续“京味儿”风格  编剧、时任北京风雷京剧团团长的松岩4年前把京剧和话剧元素跨界创新融合,已公演的前两部剧目以新颖的形式收获赞誉。此次推出的《角儿》延续了前两部的京味儿文化风格。  全剧以怀旧的景致,以及难得一见的梨园戏班后台,练功、化妆、表演等传统真实技艺情景的演绎,展现出京剧的历史和梨园界的艺术传承与文化内涵,以及朴素一生的匠人精神。  探讨什么是“角儿”  《角儿》讲述了出生在梨园世家的少奎,从幼时便憧憬要成“角儿”。《角儿》延续前两部作品的原班人马,编剧兼主演松岩说:“梨园三部曲的第三部我写了一个武生演员为了成‘角儿’付出了一生的艰苦追求,我只是想道出艺人对于传统艺术的情感坚守。角儿究竟是什么,我想只有‘座儿’心里最明白。成角儿的人多半都是受大苦、忍大辱,但同样吃苦的人大多数却没成角儿,这样的人占到了京剧从事者的绝大多数。”  导演松天硕则表示,“如果说前两部以物件为主讲故事,这次则是绕回了人物担当。我们想尝试触碰戏曲的核心,探讨什么是角儿?怎样成角儿?”  抢装成为新挑战  为了讲好这个故事,主创在剧本上花费的时间要比前两部多。剧中还将大胆使用直径11米的大转台,打乱时空,让两个时代并行。而剧中年轻和老年的主角都由松岩一人饰演,跳跃叙事、频繁换场以及抢装都将给剧组提出挑战。  松岩说,“抢装一般需要20分钟,但我们从勾脸到上台,总共1分20秒。我们从很早就开始反复练,要求下笔准确度非常高。”此外,现场乐队也将以小复古的形式呈现,即将一般隐身侧幕的乐队请回舞台,并承担讲述者的职责,乐队全程用锣鼓讲故事,参与表演。  文/本报记者郭佳

据报道,来自丹麦和美国的科学家团队在《自然可持续发展》杂志,发表关于格陵兰岛开采沙子的希望与风险研究报告,指出沙子和碎石被带到海岸后,格陵兰岛可通过开采沙子,“从气候变化带来的挑战中获益”。